GBI专题报告 | 疫情催化下,互联网医疗再提速

*本文编辑并节选自GBI SOURCE/研发客会员刊物《中国药刊》第4期专题报告《疫情催化下, 互联网医疗再提速,系GBI原创,如需转载或引用文中内容,请联系授权。

2020开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慢病患者为代表的非新冠患者就医困难,国家多次发文要求利用好互联网医疗资源,各省份政策陆续落地,第三方互联网平台亦积极发挥作用。短短一个月内,互联网医疗从幕后走到台前。
平安好医生董事长王涛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互联网医疗迎来新曙光,这是中国互联网医疗行业的从业者今年最深的感受。他进一步分析,这次疫情可以说是给全国人民做了一次远程医疗、互联网医疗的市场教育。中国的互联网医疗发展至今,已经逐渐从试水探索期过渡到规范发展期。政策以加速状态给行业带来了更大的机遇,中国互联网医疗的瓶颈正逐步打开。
多地尝试“互联网+”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国家高度重视下,多省市已率先行动,将“互联网+”医疗服务纳入医保。2月14日,天津市医保局发布《关于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支持定点医疗机构开展互联网诊疗服务的通知》(津医保办发〔2020〕10号),在全国范围内率先在省级层面打通互联网诊疗服务医保线上报销渠道,文件指出对互联网诊疗服务给予医保支持,互联网医院、互联网诊疗平台与所依托的实体定点医疗机构共用一个医保额度管理指标。
天津之后,浙江、江苏、四川、上海、北京、广东等省市亦紧接着出台了相关文件,将互联网复诊项目试行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多省市积极探索,GBI通过梳理总结出三种典型模式(表3):①以医疗机构个体为主,依托自有互联网医院,为复诊慢病患者打通医保在线支付(以广东省人民医院为例);②搭建市级互联网医院平台,仅为当地医疗机构开通医保在线支付(以杭州市和南京市为例);③引入平台型互联网医院,并开通医保在线支付(以湖北省为例)。
但是“互联网+”医疗服务纳入医保会仅限于疫情期间吗?关于这个问题,南开大学卫生经济与医疗保障研究中心主任、金融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朱铭来对GBI表示,他们一直在以学者身份向监管部门呼吁,希望常态化。
疫情期间,第三方互联网医院登台 
疫情期间,第三方互联网医院(平台)也在积极探索。据GBI梳理,阿里健康、腾讯健康、京东健康、平安好医生、微医、好大夫在线、春雨医生、丁香医生、医联、莲藕医生等12家第三方互联网医院为新冠肺炎患者提供了义诊服务。
据易观数据,2020年春节期间,互联网医疗在线问诊领域独立APP日活最高峰达到了671.2万人,最大涨幅接近160万人,涨幅31.28%。以平安好医生为例,疫情期间该平台累计访问人次达11.1亿,APP新注册用户量增长10倍,APP新增用户日均问诊量是平时的9倍。
此外,多家药企联合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共同抗击疫情(图1)。以阿里健康为例,其联合近50家国内外药企在天猫“买药不出门”平台上推出“慢病福利计划”,以保障疫情期间慢病药品的在线供给。与阿里健康携手抗疫的近50家合作药企,包括赛诺菲、东阳光、葛兰素史克、阿斯利康、石药集团、辉瑞普强、安斯泰来、费森尤斯卡比、诺华、拜耳、默沙东、百时美施贵宝等。合作所涉药品除了肝病、糖尿病、心脑血管等慢病之外,也涵盖了呼吸、神经、感染、骨科、痛风、肾病、妇科、消化、风湿免疫、男科等十多个常见领域的上千种药品。

值得一提的是2月26日,互联网诊疗纳入武汉市医保的第三天,武汉市医疗保障局为微医互联网总医院开通医保支付。该互联网医院可为武汉市门诊重症/慢病的参保人员,提供线上诊断、处方外配、在线支付和线下药品配送上门服务,成为武汉首家纳入医保支付的平台型互联网医院。疫情期间,该便民门诊的诊疗费用由微医互联网总医院承担,对患者全免费;药品价格则与各大公立医院保持完全一致,符合规定的药品费用由医保与药店结算,患者只需支付个人部分。高血压、糖尿病、慢性重症肝炎肝硬化、帕金森病、肾移植术后、恶性肿瘤、乙肝抗病毒治疗、丙肝抗病毒治疗、慢阻肺Ⅲ级以上、冠脉介入术后这10个重症慢病病种的患者,少出门甚至不出门就能获得医疗保障,享受线上诊疗、处方流转到定点药店、在线支付和送药上门的一站式服务。
武汉作为首个向第三方互联网医院平台开放医保政策支持的城市,其举措具有开创性和参考性。以下为GBI总结的微医线上诊疗流程:
武汉患者实名注册登记医保信息→点击“问医生”选择科室并填写病情→接诊医生进行网上问诊→医生开具处方及建议→互联网医院进行审方→处方信息推送定点零售药店→药店确认处方和配送地址→审核处方并核实参保人员信息→生成参保人员个人自付费用付款码→患者完成医保结算自费自付→药房审核并调配药物→物流配送药品。
毋庸置疑,此次疫情引发了很多医院线上或远程提供医疗服务的需求。根据《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2019》,国内有三级医院2548家、二级医院9017家、其他医院2.1万家,另有基层医疗机构94.3万家。而在去年以“5G时代智慧医疗”为主题的北京国际远程医学高峰论坛上,国家卫健委统计信息中心主任张学高介绍,截至2019年10月全国已有269家互联网医院,19个省份依托互联网建立了远程医疗平台。
疫情之后,患者端可能逐渐形成线上问诊的习惯,医院建设互联网平台的意愿可能更强,互联网医疗的行业空间巨大。此外,部分没有开放互联网医院资质审批的省市可能会依托第三方互联网医院开展服务。
正如阿斯利康全球执行副总裁,国际业务及中国总裁王磊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疫情引发了医疗行业的思考,在医生远程管理患者,网上预约挂号和线下医院购药的必要性等方面,“对于医药电商、互联网医院及零售药店会是个机会。”
实际上,以阿斯利康为代表的医药企业也已经在行动,阿斯利康中国总经理赖明隆曾对GBI表示,他们正在积极推动电子商务平台之间的合作。“阿斯利康最终的目标是将自身打造成一个平台型公司,即从患者的全病程需求出发,通过覆盖教育、筛查、诊断、治疗、随访、康复全病程,提升诊断效率、实现重大疾病的早筛早诊早治。”而在这个完整的闭环中,互联网医疗必然是重要的一环,这一点在疫情之后将更加凸显。
……
附:疫情催化下, 互联网医疗再提速报告目录:

一、引言
二、国家不断推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
三、多地尝试“互联网+”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四、疫情期间,第三方互联网医院登台 
如何获取完整专题报告?

1. GBI SOURCE企业用户可在公众号GBISOURCE数据库“个人中心”绑定账户信息后,通过“资讯报告-专题报告”直接查看;

2. GBI SOURCE企业用户也可登录网页版GBI SOURCE数据库,通过“资讯报告-专题报告”查看;

3. 非企业用户可转发本文到朋友圈,并回复公众号GBIHealth您的转发朋友圈截图、企业邮箱,我们会在工作日24h内将报告发至您的邮箱。

Bitnami